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声音 > 文章 当前位置: 声音 > 文章

黑龙江省安达市先源乡一硕士研究生心碎维权路

时间:2019-08-24    点击: 次    来源:环球法治网    作者:谢立娟 - 小 + 大

 我是黑龙江省安达市先源乡富强村居民谢立娟,2012330日毕业于东北石油大学(应用化学专业),取得硕士研究生毕业证书、硕士学位证书。我家防火道被同村居民老申家种园子占用了十几年,期间老申家70多岁老头以墙根培土为由一点儿一点儿地靠近我家房子。我家多次找村长霍道路解决,每次村长他不是说等等,就是说今年秋天要修道,不是说来年春天修道就说已经开始修了,还说今年已经修到哪里了,明年修咱村,以种种理由拖延。我家找到乡里,王朕和几个人来我家,竟说这是一堵老墙,说防火道能占着吗?得推了,再没了消息。

 

随着时间推移,因防火道被占引发新祸端。

 

2010年9月,村上统一安装自来水,霍村长在广播里宣传,距离房屋8.5米处挖沟、下管道,入户管道垂直入户。

 

霍村长为了绕开老申家庄稼,在距离我家房子4米处挖3米深的大沟。以后墙和两个入户管道呈近30度角的方式入户。我家两个入户管道相距1.5米,管道中间夹一堵间墙(现在这堵墙与后墙之间的裂缝宽度达10公分)。挖沟当天,我家发现挖沟不符合要求,找来村支书郭景山和会计姜宪臣,两人都说挖的不合格,如果挖坏了房子就找村长包(赔偿的意思),并就此事写了证言。


图:当时村支部书记证实,沟距离后墙只有3.9米


施工结束后,房屋后墙出现多处裂缝,我家打电话给郭书记反映,他每次都答应,却不行动。

 

因后墙明显凸起,外张。屋内裂缝也越来越大,整个间墙已与后墙脱离,裂缝达10公分,屋内房门打不开。多次找到乡政府,无奈之下,谢家峰乡长来看了,只说打通防火道要花几十万,乡里没钱。


图:施工结束后墙体出现的裂缝


2012年,我家因在安达市里反映房屋损毁情况处处碰壁,只好求助网络媒体和信访局。经多家网站后续关注,霍村长和郭书记才分别于2013年和2014年提前“退休”了。内部人士透露是因为乡里孟凡军实地测量我家入户主管道距离房子3.9米,而规定施工距离8.5米,严重违章施工,被追究责任。该文件保留在乡里单卫革处。只是我家房子无人赔偿。当年是石铁成任乡党委书记,这个石书记一直没有接待过我家人,打电话不接,上班时间找不到人。我家去安达信访局也没用,谢家峰去了几次信访局,也不解决问题。信访局就是摆设,工作人员说他们没有强制乡领导的权利。后来石铁成居然晋升为安达市副市长。我听到这个消息如当头一棒,如此为官成了副市长!不敢恭维安达官场有多腐败。不过好景不长,2018年石铁成落马,同年10月绥化纪检委因搜集石铁成犯罪证据,让我村治安员孙中国把我妈接到安达纪检委询问石铁成任职期间,有没有因处理我家防火道被占问题暗示索贿,整个过程只追查石铁成过失,不谈房屋赔偿问题,询问期间还没收手机。我家因房屋损毁问题,到处反映求助,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做出回应,石铁成一落马,绥化纪检委就出来搜集证据了,看来绥化地区早就知道我家的难处了,却一直置之不理,黑龙江省官场腐败可见一斑。

 

石铁成晋升后由张桂荣担任先源乡党委书记。这个张书记是个代表人民献计献策的人大代表,只是不代表人民办事。作恶多端,官运亨通。自张桂荣上任以来,打电话不接,上班时间不在岗,借口在其他单位有兼职。面对网络舆情,她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对下试图销毁证据,对上令乡长谢家峰签发内容完全失实的信访回复报告。

 

2015年,张桂荣令富强村新代理书记李树有以修道为名,把老申家临近我家房子一侧的菜园子围墙给推平了。表面看是主持公道,为我家解决了一些问题。实则是想销毁我家防火道被占用多年的实事(视频),同时掩盖入户管道违章挖沟的实事,借此推脱责任。2016年,我在黑龙江省网上信访平台反映我家的事情,张桂荣居然令乡长谢家峰签发完全失实信访回复报告,即2016年先源乡21号红头文件。

 

该文件有七处造假:


一、文件显示,邻居家菜园与我家房屋平均距离8.5米符合相关规定,请问是什么时候符合相关规定的?实际上多年来我家后墙距离挖沟外沿只有4.2米(视频)。李树有上任后才把防火道推平的。我家失火的时候,消防车都无法在房后停靠,只能停靠在门前试图施救,这些在场的村民都可以作证。



图:信访回复,称邻居家菜园与我家房屋平均距离8.5


视频:实际测量我家后墙距离挖沟外沿只有4.2米


二、文件显示,来我家2辆消防车,有证据吗?实际只有1辆,而且把水放到路边坑里开走的(证言)。


图:信访回复,称来我家有2辆消防车,实际只有1


三、文件显示,因救火屋里有积水30厘米深,有证据吗?实际我家房子是水泵浇灭的(证言)。如果等到消防车救火整个房子都得塌了,同村孙中国家房子失火就是消防车救的,结果房子只剩下残墙了。

 

四、文件显示,201211月,与我父亲就损毁房屋处理达成了意见书;2013416日,组织16位村代表查看房屋现场后,形成了代表意见书;2017712日,乡政府组成工作组(包村工作组成员、乡建、司法)会同市质监站专业技术人员到现场测查。请问这些文件原始文件在哪?我们是受害人能看看吗?我2018年打电话给村支书王立国,村主任王树兰,乡信访办负责人单卫革索要以上文件,他们都说没见过(录音)。

 

五、文件显示,房屋质量不好。能挖倒的房子都是质量不好吗?万里长城质量好不好,挖了地基试试看?我家房子什么时候建的,乡里考虑过吗?邻居家土房安自来水都没挖坏,水泥砖房不如泥土房子结实吗?

 

六、文件显示,信访人多次在网络平台发表言论攻击乡干部。请问乡里能公示哪些言论不实吗?拿出证据好吗?

 

七、信访人谢立娟的“立”写成“丽”和信访人父母年龄都写错。乡政府官员是怎么工作的?


图:多处写错的信访处理意见书


敢堂堂编造盖有先源乡政府公章文件的个别官老爷,你欺骗上级到底暴露出什么问题?既然你没有责任为何要造假文件?能回应吗?当时是代村长刘滨把文件送到我家的,还要求我父母签字书写对此处理的意见,我父母未签字,不知道乡政府是如何交的差。

 

2017年,我在国家信访平台反映情况,张桂荣又令谢家峰签发与21号文件内容相近的2017年先源乡政府48号红头文件。我收到48号文件后,在国家信访局网站反映先源乡政府官员欺骗上级编造虚假文件的实事,居然回复问题已处理,风马牛不相及的回复让人心寒。我连续反映十多次,回复都已处理。张桂荣一手遮天,也有漏洞的时候。2017年,新任富强村支书李树有落马。李树有供述向张桂荣行贿30万买官的罪行,李树有被开除党籍,张桂荣被调职处理,继续害人一方。行贿有罪,受贿就没罪吗?安达官场腐败令人叹息,人大代表就这样的吗?

 

继张桂荣之后由杨云轩任先源乡党委书记,杨云轩明里是大善人,暗里诡计多端。他心里清楚,一方面,信访制度改革了,只要有人去信访局反映,必须是先备案填表,后打电话给乡政府来接人。以前,信访局就填个表,让信访人自己回家等消息。信访人填了无数次表,还是没人解决,有的信访人当场跟信访局工作人员吵起来,信访局的人说他们没有权利监督乡镇领导处理问题,信访局就是个传话筒。另一方面,我母亲每周都去信访局,听说有巡视组来安达立刻去送材料,巡视组也是空有虚名,从未受理。此外,我一直通过网络媒体和网上信访平台反映情况。无论压力多重,杨云轩还是把官僚主义发挥到极致,而且勾结信访局长宋瑞阻碍我家寻求公正。看来冤案不是一两个腐官能造成的,而是有几个部门协作造成的。

 

2018年1月,我母亲去信访局反映,杨云轩令村长王树兰和治安员孙中国接我母亲回家等消息,结果等等就没消息。我母亲再去信访局,他们又去接,母亲问他们,你们接我去哪?我的事找谁处理?你们不说清楚我不走。他们给乡里打电话,乡里让派出所所长隋国清去接我母亲,隋所长说把材料给他送一份,他处理。第二天,我母亲打车给他送材料(乡政府搬家了,不通公交)。等等打电话问他,他说把材料给杨云轩了,杨云轩手上早就有我家事情的材料了,显然是个局,被耍了。

 

母亲继续去信访局,这次村长和治安员有意见了,跟杨云轩反映,他们自己有自己的工作,不能因为我母亲去信访局,就耽搁工作,他们没有责任承担接我母亲回家的工作。派出所民警石伟把我母亲送回家,说第二天来接我母亲去乡里找杨书记。第二天一早,石警官还没来。村支书王立国就来我家了,说了解一下我家打算怎么赔偿,我房子重建,把房顶彩钢板安上(我家房子原来就是彩钢板屋顶),把屋里屋外水泥抹上。他说把事情跟杨书记汇报,看看杨书记什么意见,不管有信没信,我明天来,有个话,你就别去信访局了。我母亲在家等,王书记虽然守信用,第二天来我家了,不是说没见到杨书记,就说杨书记出差了,拖了一个月左右,才说杨书记说做鉴定。如果鉴定结果是挖沟所致房屋损毁,乡里赔偿,如果鉴定结果不是挖沟所致,乡里不予赔偿。杨云轩所说做鉴定无非是一块遮羞布,一个骗局,一个光明正大造假推卸责任的做法。本案不需要做鉴定的理由如下:从可信度讲,一个地方人民政府都能两次签发虚假信访回复文件,其他部门出具的报告又有什么公信力?就算其他部门能认真办事,他们敢说真话吗?我去过安达电视台,给新闻夜航等很多官方媒体打过电话,有媒体报道过吗?况且,在201621号文件和201748号文件里都已经提到2017712日,乡政府组成工作组会同市住建局质监站专业技术人员到现场测查,结果是房屋质量有问题。我想问去哪测查的?谁接待你们测查的?参加测查人员都有谁?测查原始报告在哪里?能给我家看看吗?没有查测都编出来报告了,要是同意做鉴定结果又如何?我看先公示一下201211月与我父亲达成的协议书、201341616位村代表意见书、2017712查测报告以及罢免村长霍道路和村支书郭景山的报告。这四个文件能公示吗?乡政府编出来这些文件不给信访人看,到底有什么用意?先源乡政府既然能编出来这么多文件,再编一份又何难?

 

从施工情况看,村里施工按规定施工了吗?施工规定性文件在哪?请问杨云轩书记你对入户管道方式质疑还是对主管道距离房屋距离有质疑?规定主管道距离8.5米,我家主管道距离房屋3.9米(孟凡军实地测量的,录音和视频为证),规定垂直入户,实际我家入户管道与后墙成30度角入户。还有必要鉴定吗?

 

从乡政府借口房屋裂损的原因看:其一,乡政府21号文件和48号都显示我家房屋质量不好。请问,我家房屋是什么时候建的清楚吗?如果施工前房子就损毁了,郭书记能看不出来吗?为什么写证言?邻居家房子是泥土房子按规定施工都没有损毁,我家砖瓦水泥房子不如泥土房子结实吗?其二,乡政府借口房子是因救火消防水淹所致,并在21号文件和48号文件胡编说屋内积水30多厘米。有证据吗?当时哪个乡干部在场了?火灾当天我家正在翻盖老房子,家里工人都能证明火是水泵浇灭的。屋里物品烧毁了一些,墙被熏黑了一块,屋顶檩木和苇帘子都完好,邻居可以证实。如果等到消防车来救火估计房子早塌了,房盖都得烧光了。同村治安员孙中国家就是等消防车灭火的,他家就剩下残墙了。

 

所以,杨云轩提出要鉴定其理由根本是站不住脚的。

 

201211月与我父亲达成的协议书、201341616位村代表意见书、2017712查测报告以及罢免村长霍道路和村支书郭景山的报告公示一下,应该比任何一家鉴定单位的报告都能说明问题。请问哪一起刑事案件的破获,是被害人说出嫌犯的名字,而是靠现场证据和目击证人的证词。

 

因杨云轩继续扯皮,我母亲没办法又去信访局反映,一次村长王立国、村长王树兰、村治安员孙中国都在现场。那天一直等到天快黑,我母亲一直在信访大厅等着,要求解决问题。如果没说法,她就住在信访局不走了。信访局副局长出来清场,要求所有人离开,他要锁门。母亲要住下不走,她只是想借此办法推动事情的解决,并没有侵害谁的利益。野蛮的副局长居然把母亲拽着大腿拖到门外。当时我母亲已经70岁了,腿脚不好,腰上长骨刺,多年腿疼病,腿都变形了,走起路来一个肩膀高一个肩膀低,这样的老人受到如此虐待,情何以堪?领导都是这样的吗?20189月,信访局长宋瑞、村支书王立国、村长王树兰、治安员孙中国、先源乡单卫革以及信访局孙女士在场,强迫我母亲签字同意我家房屋做鉴定,我母亲把郭景山的证言给他看,说我有证据,我凭什么做鉴定,宋瑞局长说做不做鉴定由不得你。我不由得想起昔日负责信访工作的市长从王亚德到敖丙迁都派过人处理此事,被委派的人都提出要求做鉴定。看来整个安达市信访局和先源乡政府的官员都是相互勾结,试图掩盖实事推卸责任。只不过是杨云轩和宋瑞比以往的官员更露骨了一些罢了。

 

2019年8月我多次给杨云轩打电话询问我家房屋怎么赔偿。他根本不接电话,发短信说,让我家派代表和乡里领导一起去信访局,由信访局主持选一家鉴定单位进行鉴定,如果鉴定结果是乡里责任,那乡里负责,如果鉴定结果不是乡里责任,乡里不负责。如果我没钱,他可以对我提供法律援助。

 

可见杨书记和宋局长勾结如此密切。

 

杨云轩书记您要是可怜我家就把201211月与我父亲达成的协议书、201341616位村代表意见书以及罢免村长霍道路和村支书郭景山的报告、2017712日查测报告公示一下,比任何一家鉴定单位的报告都能说明问题。

 

长达九年时间信访维权,事情却得不到妥善解决,我真的心碎了……



上一篇:甘肃武威市民对“平坟现象”的思考

下一篇:村规民约要务实管用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京ICP备18087533号  |   QQ:676209320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  |  电话:微信ID:minhu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