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维权 > 文章 当前位置: 维权 > 文章

江苏省东海县:涉骗企业拖欠河南民工百万血汗钱六年不给

时间:2019-08-30    点击: 次    来源:维权中国网    作者:张妍 - 小 + 大

江苏省东海县:涉骗企业与官员同台“演戏” 拖欠河南民工百万血汗钱六年不给
       维权记者 张妍
    江苏省东海县青湖镇上演了一幕“(招商引资“搭台”  涉嫌诈骗企业与官员同台“演戏” 拖欠河南民工百万血汗钱六年不给)”的人间苦剧......
    江苏省东海县青湖镇招商引资企业:江苏明远特种养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远公司”)法人 石柏顺打着政府重点招商项目的旗号,利用地方政府官员特殊身份出席剪彩其项目开业奠基之影响,面向全国招合作建设单位,采取包工包料的形式,从中收取他们各种名号的的押金、保证金等,待合作单位建设完工后,不仅要不回自己的本金和押金,连干活的农民工的工资都打了水漂。许多与其合作建设单位的老板因此被拖得破产,为要回自己的本金和农民工资长年累月奔走在信访告状的途中。河南省平舆县津程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梅得付(后委托农民工代表徐成忠)就是其中一位。
    近日,记者收到河南省正阳县数名农民工的实名投诉:反映江苏省东海县青湖镇政府招商引资项目:江苏明远特种养殖,特种种植科技示范中心拖欠一百余万元农民工血汗钱六年不给。六年来,为要欠薪,他们前往青湖镇政府、东海县信访局、县劳动监察大队、连云港市信访局、江苏省信访局等单位,均以各种理由和借口不予处理。找涉骗公司要欠款,轻者吃顿老拳、重者打伤致残。绝望中的农民工兄弟向媒体求助,并追问难道这些拖欠我们农民工工资的现象在江苏省就没人管吗?
    7月26日,记者前往河南、江苏,核实相关投诉,受害农民工徐成忠含泪讲述了六年来为讨薪所经历的酸甜苦辣。
 
 

一、信访维权难于上青天
    实名举报信显示:
    举报人:徐成忠,男,412829196++++50073、居住河南省正阳县真阳镇街道办事处,联系电话:13949++++72
    被举报人:江苏省东海县青湖镇政府和江苏明远特种养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举报事项:
    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青湖镇招商引资项目:江苏明远特种养殖特种种植科技示范中心拖欠农民工血汗钱六年不给
事实与理由:
  2013年3月河南省平舆县津程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梅得付与江苏明远特种养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人石柏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工程名称:江苏明远特种养殖、特种种植科技示范中心建设项目。工程地点:连云港市东海县青湖镇。合同签约后,梅得付通过熟人找到我,我联系当地农民工三十多人干半年多;完工结算共欠三十余名农民工工资近108万余元。几年来我多次催要,只给付了少部分,不仅如此,我本人干活前向发包单位江苏明远特种养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所缴纳的按期完工合同保证金、农民工施工保证金及其他保证金,均没退还,多次信访都不了了之。几年来我往返上百次找当地相关部门和明远公司石柏顺催要,开始时石柏顺称我这个公司是当地政府招商引资过去的,建设的项目为市、县、镇三级政府重点建设项目,缴纳的保证金和押金用在了建设项目上,民工工资和保证金应该找镇政府要,因为镇政府是这个项目的受益人。后来再找明远公司石柏顺催要,都遭到其多名保镖暴力威胁和殴打,轻者吃顿老拳、重者打伤致残,打人者逍遥法外无人管。无奈于2019年5月25日下午我们再次去东海县劳动监察大队,该大队曾经参与处理该项目拖欠民工工资和工程款的领导王某说:这件事是属地管理,县里有文件规定,谁招商谁管理谁负责。那个项目是青湖镇党委招商的,只有青湖镇才有权解决。记得2013年青湖镇党委政府把徐州公司的人叫到青湖镇政府,在青湖镇政府的楼上专门开会解决这个项目的拖欠工资及工程款纠纷,有会议纪要,你们应该到青湖政府去。
    5月27日,我们又来到青湖镇政府信访办反映我们的诉求,把县劳动监察大队王队长说的话重复了一次,接待我们的王文辉呵呵一笑说,你们别太天真了,听他胡言乱语。再次把我们打发走。

    无奈我们只好再次来到东海县信访局,这次信访局的工作人员看了我的材料后,连我们的材料都不接,直接把我们赶走。我们几个流着眼泪赶到市信访局,市信访局的同志看了我们的材料后,深感同情,当场给县信访局的同志打电话要求他们受理我们的诉求。我们第二天赶到县信访局时,接待我们的人又让我们去镇里,就这样我们再次经历了九曲十八弯镇里才算受理了我们的信访事件。让我们回家等着结果。


    我们苦苦等待到6月21日,青湖镇政府下发青政信复字(2019)21号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内容如下:
徐成忠先生:
    您于2019年4月27日反映青湖镇招商引资项目青湖明远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徐成忠,男,412829196++++50073、居住河南省驻马店市正阳县真阳镇街道办事处,联系电话:139495+++72。我们于2019年4月27日受理,并发出受理告知书。
    关于反映青湖镇招商引资项目青湖明远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经调查,2012年5月30日,江苏明远特种养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远公司”)与青湖镇人民政府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开始现代农业园区建设,该项目规划占地面积1200亩,建筑面积48万平方米(分三期建设开发,建设期5年),总投资额8.8亿元。2013年初前后开发建设,2013年底产生经济纠纷,几乎所有老板和工人反映大棚已建设完工,却拿不到工资和工程款,随后,农民工群体上访事件不断发生,明远公司始终坚持要求按合同履行,2014年初镇政府派专人告知承建方,在资金没有保障的前提下不要建设施工,否则后果自负,政府已履行劝导告知义务。根据江苏明远特种养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反馈青湖镇人民政府《关于江苏明远东海基地施工情况及付款说明表》,该表格显示平舆县津程水利水电公司联系人为梅得付,已付款27.92万元,你与江苏明远特种养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发生的经济纠纷,建议你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如不服本处理意见,可自收到本处理意见书之日起30日内向东海县人民政府或东海县信访局提出复查申请,如逾期不提出复查申请,各级人民政府信访工作机构和其他行政机关不再受理。
    接到此结果,我们及时向东海县信访局提出复查申请,结果是维持了青湖镇政府下发青政信复字(2019)21号信访事项处理意见,我们一百个不服,之后又向以前一样我们向市信访局信访,理由如下:
    青湖镇政府信访处理意见书中称2014年初镇政府才发现该招商引资项目公司存在大量经济纠纷。并派出专人告诉承建方,在资金没有保证的情况下不要建设施工,否则后果自负,那么我们2013年就已经施工完毕,并且遭遇公司打着省、市、县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的旗号拖欠我们农民工工资的这个后果难道说也要我们农民工自己负责吗!对这个信访处理意见明显是在推脱责任,6月30日,我提出复核。7月12日,东海县信访局7月12日作出的信访事项复查不予受理告知单,并且维持了青湖镇政府王文辉签发的信访处理意见,要我走司法途径解决此事,我反映了6年了,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是两年,现在连案件都立不上,要我走司法途径解决,能解决吗,不是把我往死路上逼吗!

    这次市信访局见是我一个人去的,就百般刁难不予受理,真是有理无处说。
    无奈我只好向江苏省信访局反映,省信访局的同志接收了我的信访事项,要我回老家等待结果。      
二、江苏省信访局大骂县劳动监察大队长
    7月中旬,徐成忠拨打江苏省信访局电话(025 85556730)咨询信访事项,并把2019年5月25日下午去东海县劳动监察大队,该大队长王某说的话重复了一遍:这件事是属地管理,县里有文件规定,谁招商谁管理谁负责。那个项目是青湖镇党委招商的,只有青湖镇才有权解决。记得2013年青湖镇党委政府把徐州公司的人叫到青湖镇政府,在青湖镇政府的楼上专门开会解决这个项目的拖欠工资及工程款纠纷,有会议纪要,你们应该到青湖政府去。省信访局的领导听后,竟然破口大骂(录音):他妈的狗屁大队长,他懂个屁,他妈的,谁招商谁负责,有纠纷谁负责呢!镇政府是裁判员又当运动员,一边招商一边处理吗!你是老板,不要打着农民工要账,要农民工工资就找劳动仲裁去,他们是怕麻烦,他们是监督部门,你让他们立案,不立案让他们出不立案通知书,拿着不立案通知书去纪委告他们去。

    另据了解,这个涉嫌诈骗的明远公司位于青湖镇的重点招商项目江苏明远特种养殖 特种种植科技示范中心已经建设完毕。当初对外宣传时树立的“江苏明远特种养殖 特种种植科技示范中心”效果图招牌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天鹅湖生态园”招牌。大门口醒目位置贴墙挂着“江苏明远特种养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东海分公司、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单位(2012年7月31日,颁发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林业局)、国家和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单位(2011年12月30日,批准机关 江苏省林业局)”三个黑字铜牌。园内由河南民工历时半年多建成的那栋钢结构大棚由他人租用,釆访中,承租人说已经租用多年了,租金交给了青湖镇政府。而青湖镇政府信访办的王文辉对此说法予以否认。



追问:为何涉骗公司长年拖欠民工工资和殴打他人至今逍遥法外!
    最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徐成忠说记得有一次徐成忠找到明远公司法人石柏顺要账,被石柏顺身边跟着的八名有纹身图案的彪形大汉一阵拳打脚踢,打倒在地,其中一名彪形大汉还嫌不够解气,又用电警棒对着倒地的徐成忠下巴电击数次,致其当场晕厥过去。待其苏醒过来后,拨打110报警电话,约一公里的路程,一个多小时出警人员才赶到,最终不了了之,打人者至今逍遥法外。据了解,明远公司法人石柏顺在江苏省境内通过上述手段恶意拖欠民工工资并殴打受害人的不只徐成忠一人。当前,全国都在开展“扫黑除恶破伞”工作,而涉骗公司在江苏省境内长年拖欠民工工资和殴打他人至今逍遥法外,难道江苏省是个“国中之国”、法外之地!

上一篇:从教36年 重庆荣昌一级教师胡天凤每月工资只有384元

下一篇:山东济宁市原市长梅永红干预1.6亿矿权案,致使两家民营企业濒临破产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京ICP备18087533号  |   QQ:676209320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  |  电话:微信ID:minhuw  |